7.9

开始工作了就安耽了一点,比在学校还安耽。因为只要负责就好,不必「上进」。当然也要在能力范围内,之前做奶茶店兼职就被骂的狗血淋头,这回民宿的店长却很好。

有个「同事」年龄和我差不多,却是总被店长背后吐槽,吊儿郎当,不认真还很倔。然而他实在很有趣,很自恋,纹身,化妆品一堆,洗澡边放歌边唱,创作玄幻小说,有一堆房客小姐姐微信,甚至半夜进去坐和聊天……吊儿郎当其实挺好的,他自己自在,我这般敏感的人在他身边也自在而不必拘束,虽远未熟识。同时他还做微商。我问是只用在手机上操作不用进货发货的吗,他说是,追问后又说他妈帮他进货发货。又问一个月能挣多少:少则一万多,多则三四万。

我:纯利润?

he:对✓ 我还打算买车。

我:那你为什么还要做这么低工资的前台?

he:你不懂,在这做就好像有一份保障,每个月有三千多额外收入,就觉得很安心。

我:那你月半退职之后打算干嘛

he:可能会开店(似乎

我:开什么?(我耳朵不好)

he:开餐饮店,投资的资金已经有了blabla

……

我感到我的人生好失败。社会青年实在超乎我的想象。年青的知识分子(允我自诩)生存还成问题,社青已经财务自由,追求创业实现人生价值了。。。(虽然也许是个例,仍然惊讶。((another possibility刚刚想到,他在吹牛皮以装b ∠( ᐛ 」∠)_

晚上接前女友的QQ电话,煲了真正意义上人生第一个电话粥(一堂课的时间),很有一点幸福。此前以「男女朋友」的名义在IM软件上相处时反而几乎没打电话。可见名实是不符的。不「谈恋爱」也可以表示关心 喜欢 思念 分享日常 看法 whatever,什么都可以,情侣能做的不是情侣也都能做。

廣告

预设表白

是的,我喜欢你。确凿而十分地喜欢你,你不必惊讶,我想我并不是第一次对你表示感兴趣了,也许太过委婉了,那要怪我实在是易害羞而胆小的人。而你似乎也对我有一些好感吧?不然总不会愿意好好地回复我——然而我对此仍一直毫无信心。

嗯,可是「喜欢」是表白吗?我是认真的表白?我是,希望与你在一起,共度余生吗?

——天哪,「表白」是什么意思呢。我只能说,我此刻是在认真的告诉你「我喜欢你」。这喜欢虽不是一见钟情,却的确从一开始见到就开始了,像种下幼苗,慢慢发芽,有的苗在中途夭折了(不喜欢了),只有少数越长越大,比如你留给我的这一株,大到我不得不捧着拿到你面前给你看。

我自然也愿意与你共度余生,这是如此顺当的,只要你同意。要担忧的是,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实际的二人生活要怎样运行,并且,你不了解我的实际状况,我不了解你的实际状况,我们也没有共同商量行事的经验。因此我这不敢冒险分子总是难以迈出实际的脚,我的「愿意」也夹杂了不少犹豫。因此,即便我的表白是热烈而诚挚的,若要有进一步的发展,我也需要你充分的肯定甚至鼓励。

最后,因为我不喜撒谎的性格,我必须告诉你似与本次表白相悖的实情。那就是我同时也喜欢着别人。是的,我喜欢你,我想追求你,但我也还喜欢着别人,我也有可能去告诉别人喜欢她,若时机恰当。

我并没有经验表白以后要怎么做,大约像一场赌博。如果你觉得被冒犯或从前错看了我,会把我拉黑;如果你只是对我有好感而并不也喜欢我,同样会变得尴尬而疏离;如果,幸运地,你也喜欢我,那么你能接受我吗,接受我并不是全心喜欢你的事实吗?

 

于是这场预设表白似乎自我坍塌了。我终于不敢轻易谈恋爱。

我愿接受世俗的规约,但精神总是要「出轨」的。精神要按「轨道」运行何苦活着呢?(别的男人怎么想我并不了解,也许以后有空看看相关的书再来更新看法。)

虽然我单身,心里可装着一个大大的后宫呢 XD


有时我又想,普通朋友,网友,好朋友,女性朋友,闺蜜,知己,女朋友,这些词的所指在物理世界真的有明确界限吗?(男性视角举例。) 人一生总是要和很多人打交道的,何必局限(精神上)自己与他人。

今天可以写日记吗

电脑前坐着就天亮了

浏览器标签页切来换去

四五点钟的鸟鸣最是悦耳

怎样是有意义的人生呢

你翻这青史

那些灼灼闪动的名字,像是仍在呼吸 就是意义吧

 

默默无名也很好,非常好

唯须千万避之的 是被刻在耻辱柱上

那可是无论如何也洗刷不了,磨平不了了哟,

嘿嘿

5月23号

DSC_0454
一个月的量,561元

今天去宛平南路600号也就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复诊,我妈陪着。

说是复诊,不过这回换了个医生,算「初诊」。从主治医生换到了副主任医生,大约水平会高一点。因为此前大半年的复诊、吃药好像没什么效果。当然不能全怪医生,但技艺不高或态度敷衍或许也是一个原因吧,加上爸爸也这样认为,所以就换了。

医生姓刘,比之前的黄好看。在2018年初我住院的时候她是负责过我的。她很客气,可惜我今天状态并不好,流鼻涕,头晕。昨天上午还罕见的流鼻血了。

「那你觉得你现在好吗?实事求是的回答。」

我便支支吾吾了一会,表达了「不好」的意思。我大约从来没有撒谎的本事,对于认真的提问。

我又向医生表达了想减药的想法。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越来越来让我觉得膈应了,且不管要钱——想想,561CNY,可以吃多少次开封菜,买多少套精装书,多少杯奶茶呢(每天一杯刚刚好: ))。膈应在于它们定时提醒我「我是一个病人」,而它们的作用竟只是让我「维持现状」,或者以药物方式抗抑郁,想变好仍要「靠我自己」。

当然这些原因我都没有说,我只是简单的说我想减药。(大约由于我极度自卑,怕被别人知道我怕自己被当成病人这回事。)她说你还没好,我怎么能给你减药呢。我又问「如果停药会怎样呢」。回答好像是会恶化,云云。这是我事先知道的,双相擅自停药,会复发甚至更严重。头晕,听的不真切,最后似又说「我作为医生肯定是不允许你减药的,你想要减你自己去试试看好了…」这是在撇清责任而同时指出一种选择么?

我感受到了一种 原则、规约、「应当」与现实、心愿相冲突的难以抉择了。就好比,嫖娼大约是违法又不道德的,但是又很想去做,到底要不要做呢?难以抉择在于规约或理论规律并非那么绝对,而是留有缝隙可以钻,可以有既得了好处又不受惩罚/无风险的可能存在。作为贪婪又胆小的人,我大抵还是会倾向于总体保守,或者一点一点蚕食般的蠢蠢欲动也未必。

……

「要锻炼」

「要找点兴趣爱好。没有?没有也可以培养的」

我寻思我实在是没什么兴趣爱好了。我的爱好一直在萎缩,仿佛精神也得了渐冻人症。如果说一定要有的话,那就是上网了,沉迷于沙雕与非沙雕言论、外国月亮与本国月亮比对等等。我的心高气傲在于时常在内心吐槽世界的种种怪象,敏感自卑在于怕被人抓到把柄而一丝都不敢轻易说出来。那么好,我大约可以培养一下吐槽这个兴趣爱好,冒点说错话的风险也是值得。即便是长篇废话也是我心声,是对傻逼言论占领舆论场的有益反抗。顺便码字活动手指,训练想象与现实妥协的能力。

我大约确实是好久处于生无可恋的状态的,尽管并不打算死,却是在苟活,而迅哥儿说过:苟活就是活不下去的初步。我确乎也是常有活不下去的感觉。然今晚看到作家远子的这一篇日记,很有触动。精神病从医学、社会学角度固然是病,然病与非病的界限却也不是那么明显,原由则更是各不相同。然而医生是不会去尝试了解你的「原由」的,也没有这个能力。精神层面的形而上的困惑,谁能说得清呢,除去脑力强大学识渊博的哲学家们。写作也是一种疗愈之说大约有道理吧,曹雪芹呕心沥血一部石头记,自认是痴同时也希望有人理解那难以直接言传的幽思苦衷。

苦闷是人性的证明。当然自从抑郁症被发明之后,我们连苦闷的权利也没有了。你的困境被认为是你个人的病态。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下山》

是的,苦闷的权利似乎被剥夺了。总有亲人好心人要来帮忙「医治」你。好在,我现在知道了苦闷可以用相对高级的形式去表达,这完全有意义,也值得我去做。有时候我想,会抑郁的人大抵是对自己诚实的人,因为不能欺骗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——这声音,既是宝藏也是深渊吧。

 

ps. 有限的查了下关于可否停药的问题。知乎上多数回答者强调不可擅自停药。我大概真的要小心一点0.0  丁香医生说要多年维持治疗,「几乎终生以循环方式反复发作,应坚持长期治疗,减少病情反复」。凤凰网自媒体说「双相障碍常常是伴随一生的,不过,庆幸的是,我们现在有很多治疗方法可以控制病情。通过药物治疗或物理治疗调节生理的异常,再辅之以心理治疗,只要患者积极配合,完全能够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,而且由于其思维比较活跃,往往能有不凡的成就。」可是,「心理」怎么治疗呢?(梵高还是偷偷朝自己开枪了。)

 

800px-vincent_willem_van_gogh_002
梵高,《在永恒之门》,1890,克勒勒-米勒博物馆

A to buy list

(排序只分大概的先后。)

  • 一台新版的Surface Pro
  • 一套合理价位的耳机/音箱方案
  • 一台洗碗机——给家里
  • 一套性能强悍的台式机
  • 一辆MINI三门版

现在是2019年5月,不知道至2029年前能不能全部勾销。

除此以外似乎并不想买其他东西,或许会在图书和音乐上稍微消费一点吧。或者以后开发一下对服饰着装和名贵香水的爱好。

打手冲和辐射的风水

即便现代医学证明了适度手淫本身是完全无害且合理的,仍然有大量的人认定打手冲(这里只谈论男性)是有害的。包括称会腰酸腿软,面色暗黄,长痘痘,脱发,变猥琐,看起来老,失眠多梦,尿频尿急等等。似乎还有中医理论支持,所谓「肾虚」是也,又有说会「伤精」、「损志」。但维基百科上写道

中医认为腎虛是肾脏的精气不足所致;現代醫學則認為是種精神障礙,仍由害怕精氣(也指精液)損失過度,而把相關焦慮軀體化所致。

于是,这边的「精气」不足到那边变成了不存在的东西,只是精神焦虑。

我自己的感觉,飞机打多了确乎是会有不好的感觉,一种油然自发的自我怀疑和不自信。就好比你作为猎人把子弹用完了,再遇到猎物就没法捕捉了一样不自信。(不好意思,如果这个比喻侵犯到女性朋友,表示抱歉。)

现在主流的意见是「适度」就可。然而究竟如何算适度也众说纷纭。据李银河,现代性学认为只要能够达到性高潮便不算过度。While,极端的戒色主义者认为一点精液都不可通过手淫射出,一定得和真人做,哪怕嫖。

这便是现代医学和传统观念或中医的不可调和处了。

 

另一件相关的事是居民区建通信基站。常听闻某某小区民众抗议电信公司在小区内新建信号塔/基站,群情激愤甚至有真的成功轰走建站计划的。便觉得过于蒙昧,科学普及任重道远。因为按理科生的理论,通信信号辐射在电磁波里面是比可见光能量还要低的。

然而上周听一期播客「忽左忽右」(请直接从第35分钟开始听),改变了我原先一刀切的判断。节目请了作为建筑师的风水师当嘉宾。他讲朋友全家去看中医,医生从三人心脏都不太好推断他们家风水不好(这医生也是高人吧),一问得知他们家南门前20m处有信号发射塔。信号塔是火煞,对应疾病,处南面,对应心脏宫……

查了下维基,学界对于究竟有没有害还无定论,但有调查显示居住在信号塔附近会有影响了。

我个人并不拒斥风水,但这里要说因为基站属火,和屋宅、人体有什么八卦宫位上的连接,导致了疾病,未免过于牵强或不宜公开讨论。能不能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呢?不好意思,科学失语了。科学是求严谨,重实验的,哪怕给不出结论,也不能瞎说。微波辐射对健康的影响研究或许还要等很多年,那时候或许5G都淘汰了。

 

上面所举的两个例子,反映的是中医、风水术与现代医学、科学的冲突。即便在互联网上,双方也都大张旗鼓地宣称自己有理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或许有求同存异和平共处的空间?大概吧,中国人向来如此,什么都信一点,又什么都不全信。但在上述这样具体的例子里,真的可以争得打起来。

似乎是由来已久的中西之争/古(传统)今(现代)之争了。我并不了解中医和风水,但我想自己绝无资格去全盘否定流行几千年的体系。也有80后90后的新生群体尊崇或从事这两样的。而科学,虽然从三年级起便教,到底有多少存留在国民思想中,却是存疑的。为何这么说,因为科学是「通过经验实证的方法,对自然现象进行归因的学科」。但学校教的大体还是「科学知识」而非「科学方法」「科学精神」。譬如牛顿运动三定律,记住会用就行,而不必追究是如何得来的。从单一质点牛顿运动定律推广到适用于刚体(质点系),是需要推演的而非理所当然的。我很庆幸当时教我的物理老师现场板书给我们推了一遍,并说「只有这样自己推过一遍才是真正学懂了」。诚然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公式定理都自己推演一边,

(注:本文烂尾。主旨在于提出 单一信任传统医学、玄学(包括但不限于周易 风水 占星 塔罗)或者推崇现代技术、泛谈「科学」「规范」都不能完善地解决/回答问题。而保险的态度可能还是宽容的理性精神和原教旨主义的科学态度,即摒弃成见,小心求证。)